特朗普失的那些“道”, 已奠定败局

2.这种仇恨的原因是特朗普的非正统和好斗的不惜代价的风格。

批评人士憎恶他的粗鲁和不受约束的主张,批评他的缺乏军事或政治经验,看不上他试图推翻奥巴马时代“从根本上改变”美国左翼的全部努力。

特朗普关闭边境、挑起关税大战、以及退出海外军事干预的议程,在不同程度上都冒犯了民主党,甚至共和党内的部分群体。

特朗普时不时地、反复无常地解雇他的高级官员。

他显然并不关心这些官员是写回忆录谴责他,还是加入他的反对阵营。

他在三年内任命了四任国家安全顾问。

特朗普失的那些“道”, 已奠定败局

3.特朗普失道的根源在于,他渴望在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等多个方面对可能被称为精英的后现代进步世界发起攻击。

当代美国精英们越来越认为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已经过时,他们认为边境是19世纪遗留下来的,跨国和全球性组织在环境和外交事务上比特朗普政府更明智。

考虑到特朗普对美国未来构成的危险,美国媒体也看不过眼,纷纷努力起来让美国摆脱特朗普这样的人。

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国古老的罪孽永远无法得到真正的宽恕。

美国现代精英更希望一个新的美国,停止使用化石燃料、限制第二修正案、重新分配收入、促进开放边界。

伊凡娜特朗普特朗普狂飙印地语 图-1

4.失眠症患者特朗普会不停地与上述所有因素作斗争,而且无处不在。

过去,共和党总统们曾试图减缓美国的进步转型,但却对阻止这一进程感到绝望。

如今,对特朗普来说,没有任何一场争吵是太离题或琐碎的。

硅谷的垄断巨头是特朗普的特别目标。

有时,特朗普会与好莱坞那些攻击他和他的政策的人物展开“死胡同”式的推特战。

特朗普对绿色运动、美国计划生育、美国大学、以及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这样的媒体——的攻击可谓五花八门。

得道多助,而失道寡助,特朗普已注定败局。

特朗普正在发动一场针对进步文化的不间断、无所不包的战争。

即使是前总统w·布什也没有招致现在针对特朗普这样的左翼仇恨。

因此,在他执政的大部分时间里,特朗普本人、他的家人、朋友和他的企业都被调查、再调查、剖析,并不断受到攻击。

2016年和2017年初,奥巴马在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和司法部任命的人,试图颠覆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干扰他的过渡,并最终终止他的总统任期。

现在,国会民主党人承诺在2020年大选前对他进行弹劾。

伊凡娜特朗普特朗普狂飙印地语 图-2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